想为美国带回制造业就业,这只是一场黄粱美梦?




下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曾承诺会带回制造业的工作机会,但他忽视了先进制造业的现实。


无疑,专家们对于唐纳德·特朗普竞选成功原因的争论将持续多年。此时,大多数人认为,是其激进的想法使他获得了胜利。多个研究人员以及记者强调,“种族仇恨”和“仇外心理”是特朗普受欢迎的根本原因,而这种解释让人难以反驳。但是,美国制造业就业水平几十年来持续下降,而近期让该行业复苏的高度自动化技术,也是就业水平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前者明显导致了工人阶级的愤怒,使他们帮助特朗普当选;后者则是特朗普不可能通过带回生产职位“使美国再次崛起”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支持者的中心——“锈带”地区(The Rust Belt)描述了许多这种情感的起源,但事实上,美国制造业的就业率和生产率也确实如此。近几十年,劳动密集型产品制造业崩溃,以及近十年具有超高生产率的先进制造业扩张,这使数百万工人阶级白人感到自己被遗弃并且感到愤怒。


为了说明这一点,人们只需要看看生产的数据曲线。该曲线表明,自1980年开始,就业率已经持续大幅下降了30年。这种趋势导致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蒸发。该产业的就业人数从1890万下降到1220万。大部分的失业集中在中西部和其他的“锈带”地区,在这些地方,整个社区因为生产岗位的流失而遭到破坏。这明显说明,在以制造业为主的大城市地区,蓝领工人大面积失业。


自2000年以来,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失去了时薪25美元的制造业工作,包括健康和退休补助。通常,他们唯一的替代选择是在服务业工作——没有补助,时薪仅为12美元。其中的一个结果是,受影响的选区其政治两级分化急剧增加。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大卫·奥托尔(DavidAutor)和他的联合作者对此进行了研究,在一篇关于低成本中国进口产品影响的研究中证明了这一点。在这些受影响的地区,制造业的失业导致了政治两极分化,从而导致了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


自2010年以来,制造业的就业人数逐渐增加,这反映了危机后的汽车热潮和该国先进制造业的相对实力。但这并没有安抚愤怒的失业工人。虽然这对于美国的竞争力和一些地方集团来说令人欢欣鼓舞,但近期的就业增长太少太晚,难以缓解现存的困境,这肯定为特朗普在许多制造业地区贡献了不少支持票。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制造业的增长本质上只会加深制造业的政治问题。特朗普承诺通过修改贸易条件、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拒绝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以及用关税打压中国等措施,为失业工人“带回”数百万的制造业岗位。



但是,美国制造业近年来所取得的成功,使得下任总统特朗普的承诺似乎只是不切实际的梦想。事实上,经过通货膨胀修正后的美国制造业,其总产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尽管该行业的就业增长缓慢,并且一直保持接近最低水平,但事实确实如此。这种矛盾的曲线反映了该行业生产力的提高——但同样突出了特朗普将面临的巨大问题,通过重新打造数百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来帮助工人根本不可能。美国的产量已经十分巨大,而且不管怎样,更多制造业的回归并不会带来许多的工作岗位,因为劳动力将越来越多地被机器人所取代。


波士顿咨询公司报告指出,使用机器人在汽车工业中进行点焊只需要每小时8美元,使用工人则需要25美元,而且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更简单地说,美国的制造业——特别是最优秀的先进制造业,它们的“工作强度”只会越来越低。在1980年的美国,需要25个工作岗位来产生100万美元的制造业产出,如今,则只需要5个。现代制造业中,超高效的自动化生产线并不会给特朗普提供很大的空间来实现他的承诺——为他的蓝领支持者带来数百万的工作岗位。


那么,对于失业的制造业工人和美国制造业的需求,什么是更可行的应对措施呢?这些措施必须是可实现的,并且具有前瞻性的方法。这些措施必须尊重的事实是,制造业正在变得越来越高科技、自动化并且更具创新性,这样才能提高美国的竞争力,但同时又能提供一些额外的工作机会。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要投资制造业进行创新,以保持美国工业的领先地位;确保工人获得行业相关的培训,使他们适应当今的数字化生产;并且支持全国各地的先进产业集群,无论是在大急流城还是匹兹堡。


在贸易方面,美国应该要求公平贸易,积极利用现有贸易协定中的反倾销条款,重新平衡美国生产的竞争环境,重建公众信心。但是,不会有人觉得数百万的制造业岗位会回到美国。那些想要帮助失业工人的专家需要更紧迫地思考:如何使政策制定者尽快为经济冲击(比如去工业化)的受害者进行“调整”。


有些人认为,应该加强国家的贸易调整援助项目,该项目目前只对因外国竞争而失业的工人提供微薄的财政补助和过渡性支持,但没有什么实质作用。该项目还需要更好地对工人进行再培训,帮助他们融入新的职业。这些对应措施不只是“贸易”调整。由于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压力越来越大,从衰退到自动化再到“零工”经济,美国需要更全面的安全网络和过渡计划。


平价医疗法案——为失去工作的人提供保险补贴,这只是一个开始。但是,国家、州和地区需要做更多的工作,重新培训失业或易受伤害的工人从事正在扩张的行业。同样,贸易调整援助项目中,受限的工资保险项目需要扩展为全国的项目。通过这种临时的工资保险,工人在多年的过渡期内每年将获得高达1万美元的工资,在他们进行培训并寻找新的、更具持久性的职业时,这可以弥补一部分工资的损失。


工人在制造业大规模变化中所遭受的挫折,在决定选举的结果时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我们需要采取前所未有的现实主义精神——关于技术、贸易以及不可避免的变化,来解决这些问题。




上一篇:美国防部搞定硅谷的狗血剧情,… 下一篇:软银勾上富士康,两巨头合谋未…




推荐文章:

谷歌的新野心意欲解决人类死亡问题美国防部搞定硅谷的狗血剧情,堪称一部《五角大楼风云录》软银勾上富士康,两巨头合谋未完成的“美国梦”?想为美国带回制造业就业,这只是一场黄粱美梦?欧盟全球导航系统18颗卫星 将免费对外开放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会以失败告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