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无法复活猛犸象,我们至少可以拍一部科幻电影来挣钱


除了资助胡克·霍根起诉Gawker,以及赞助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竞选,不走寻常路的投资大鳄彼得·蒂尔这次又斥资十万美金,资助复活长毛猛犸象。本·莫兹里奇(Ben Mezrich)在他的新书《长毛象:复活史上最具标志性的灭绝生物的真实故事》中写到,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乔治·丘奇,经过层层努力,用提取自猛犸象冻体的DNA对当代大象的细胞进行转基因实验。


如果无法复活猛犸象,我们至少可以拍一部科幻电影来挣钱

图丨《长毛象:复活史上最具标志性的灭绝生物的真实故事》


彼得·蒂尔在2015年前后捐出的这笔款,只是本·莫兹里奇在书中所披露的不为人知的投资项目之一。书中还详细描写了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和他的学生是如何参与到这个灭绝猛犸复活计划的长线规划当中,并打算在成功之后将象群放生至西伯利亚冻原,作为对抗气候变化的长效举措。“请记住,是我们的努力让科幻变成科技,进而成为现实。”本·莫兹里奇在他的书中借一位科学家之口说到。


哈佛大学的猛犸复活计划始于2012年,当时在华盛顿特区募集了一大批灭绝物种复活方面的专家。自那时起,该计划便引发媒体的各类报道,但直到现在,仍未见任何科学成果发表,当然,也没捣鼓出一只活的猛犸象。


如果无法复活猛犸象,我们至少可以拍一部科幻电影来挣钱

图丨科学家们聚集在一只深冻的长毛猛犸象遗骸周围。该猛犸象的若干基因组已经成功测序


带着看热闹的心情,笔者上周通过Twitter打探了下一科研进展龟速的、却已经在筹拍好莱坞大片的项目,项目投资人之一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问笔者“敢不敢打赌”这部片子的成败。“请记住,是我们的努力让科幻成为了科技,进而成为现实。”布兰德向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表示。


本·莫兹里奇在书中把斯图尔特·布兰德形容成是“友善的螳螂”。作为一名企业家,同时也是灭绝物种复活科技的推动者之一,斯图尔特·布兰德和他的组织“复活&重生”(Revive & Restore),正致力于复活绝种的旅鸽,并拯救濒临灭绝的黑脚貂。灭绝猛犸复活计划,据他所说,可能是这些计划中最不切实际的一个;但同时也是最让人激动的一个。


然而这样的复活灭绝物种,抑或是拯救濒危的计划,并不是如大家所想一般,有雄厚的资金支持。“通常人们会认为这类项目肯定是有亿万富翁慷慨相助的,但现实是,除了彼得·蒂尔以外,没有人会把钱往里投。”


一本畅销书


本·莫兹里奇是一位畅销书作家,著有描写麻省理工21点团队秘辛的《博得满堂彩》(Down the House),以及描写Facebook创建始末、后被改编成电影《社交网络》的小说《一夜暴富》(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


在他的新书中,乔治·丘奇被刻画成一位拥有美丽心灵的疯狂科学家,尝试重新复活猛犸象并将其送给俄罗斯的父子团队。这对父子相信,将象群放生至西伯利亚冻原,有助于恢复那里的史前环境,从而避免冻土层融化释放巨量温室气体。


书中描写的这项研究,可谓是现实版的《侏罗纪公园》。唯一的不同之处是,《侏罗纪公园》的恐龙是通过克隆保存在琥珀中的恐龙DNA而复活,而乔治·丘奇的实验室则是通过修改大象的基因(据书中所言,是从Ringling Brothers马戏团获得)使其更接近于猛犸象。能够修改的基因包括血红蛋白、毛发、以及皮下脂肪等。


在书中本·莫兹里奇写到,免疫干预的小鼠身体植入转基因大象细胞的一侧,长出了厚厚的红棕色皮毛。这是当前科学所能做到的极限。倘若有足够的猛犸象DNA用于转基因,科学家就有可能克隆出半猛犸象。


彼得·蒂尔的发言人并未就其是否是投资人的问题给出任何回应。但是笔者近日巧遇乔治·丘奇给一群麻省理工的中国学生讲授基础科学(不含任何猛犸象成分),并从他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据乔治·丘奇说,当时他和彼得·蒂尔在共进早餐。这位慧眼识Facebook的亿万富翁告诉他,自己想要投资一点他在做的“疯狂的东西”。


乔治·丘奇向他提供了三个选择:基于基因疗法的抗衰老计划;使用真正的人神经元来搭建人工智能的项目;复活猛犸象。“我选猛犸象”,彼得·蒂尔当即就决定了。乔治·丘奇说彼得·蒂尔的选择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考虑到他是由投资软件公司起家,并且众所周知他对长生不死十分着迷。


一部商业大片


本·莫兹里奇的书将于七月七日出版。但在作品付梓之前,电影版权就已经被福布斯买走。故事被导演奥斯卡·夏普改编成基于现实的惊悚片,电影的预算据乔治·丘奇听说是八千万美元。(换句话说,是真·猛犸象计划的八十倍之多)


据斯图尔特·布兰德和一位电影行业人士说,奥斯卡·夏普花了大量时间泡在哈佛实验室,和他的主角:灰胡子乔治·丘奇和他的得意门生杨璐菡待在一起。杨璐菡从一个不知名的中国中国成都一路来到波士顿,是猛犸象团队的带头人。


听上去像是,奥斯卡·夏普希望将科学之路的成败悉数摆出,无论是理论上的信仰之跃,新的工具,还是蜿蜒曲折事无巨细的文书工作,都是漫漫科研长路上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凭心而论,究竟乔治·丘奇的实验室会花多少力气在猛犸复活项目上还不得而知。媒体的大书特书充其量也只能是该项目的助推剂。截止目前找不到任何关于研究进展的文献。




上一篇:新款奥迪A8搭载自动驾驶功能… 下一篇:老人们爱上智能语音助手,这个…




推荐文章:

谷歌的新野心意欲解决人类死亡问题美国防部搞定硅谷的狗血剧情,堪称一部《五角大楼风云录》软银勾上富士康,两巨头合谋未完成的“美国梦”?想为美国带回制造业就业,这只是一场黄粱美梦?欧盟全球导航系统18颗卫星 将免费对外开放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会以失败告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