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初创公司大幅提升VR显示质量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触到AR/VR设备,相信每一个尝试者都会被那特殊的观看视角所震撼,但如果说非要给这个“下一代的显示屏”提点意见的话,那就是仍然略显粗糙的画面不能使人完全沉浸到故事之中。


最近,位于芬兰的一家名为Varjo的混合现实(MR)初创公司就推出了一款头戴设备,与其他产品不同的是,他们的VR头戴设备能够显示十分清晰的图像,而这项技术的进步是让消费者接纳VR/AR产品的关键。


其最初的原型机“20/20”是一个经过修改的Oculus Rift头戴设备,但他们的设备显示清晰度是常规Rift的70多倍。分辨率高达 7000 万像素,对比之下, Vive 和Oculus Rift所使用的仅仅是 120 万像素。


图丨Varjo的原机型和Rift的显示屏清晰度对比


通过Varjo头戴设备的镜头观察一个普通的客厅:墙上贴着海报,工业感十足的衣架上挂着毛衣,一张橙色沙发,还有灰色的懒人椅。我们可以看到比寻常VR景象多得多的细节。我能注意到沙发垫上的条纹,也能清晰地看到毛衣和懒人椅上的图案,甚至可以读出海报上的文字和书名。


这种清晰度的提高要归功于Varjo(发音类似“Vario”,芬兰语意思是“影子”)的新技术,据悉,他们利用了曾用于诺基亚和英特尔的相机技术。大幅提高的VR和AR头戴设备的图像分辨率,可以使VR/AR技术吸引到更多普通消费者,并使其对专业人士更有帮助。


过去几年里,随着诸如Rift,微软HoloLens以及HTC Vive等VR/AR头戴设备的发展,图像分辨率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市场上还没有一款头戴设备能显示出人眼直接观察现实世界的效果。明星公司Magic Leap投入重金,使VR设备展示出前所未见的虚拟现实效果,但是这些原型机目前还无法穿戴。


Varjo成立还不到一年,但已经拥有了能工作的VR/AR设备原型机,该公司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为几家公司制作初版的头戴设备,以供建筑师、设计师等与3D模型打交道的人试用。他们还希望明年开始销售面向专业人士的头戴设备(该公司不愿透露成本,但根据可靠猜测其价值约数千美元)。


上周该公司造访旧金山时,《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记者试用了他们的VR原型机。这个原型机在一个Oculus Rift头戴显示器上加入了一块高分辨率的微型OLED显示屏和一块曲面玻璃。这块玻璃作为光学结合器将两块显示屏的输出结合在一起,成为用户看到的样子。


图丨Varjo“20/20”原型机


Varjo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Urho Konttori表示:“其实,我们就是在屏幕的一小部分中排布了比其他部分多得多的像素。Varjo目前的做法与一种被称为 “凝视点渲染” 的技术相类似,这种技术仅仅在人眼所聚焦的位置显示最高分辨率的图像,在视野边缘则显示较低分辨率图像(就如人眼视网膜上 “中央凹” 的作用一样)。


理论上讲,“凝视点渲染”可以显著减少显示图像细节所需的计算量,也可能让VR/AR技术用在耗电量更低的设备上,如手机或轻型无线头戴设备。但它目前仍在研究阶段,人们认为这项技术需要非常精确的眼部追踪技术才能正常工作(并且防止用户产生眩晕或者恶心)。但Varjo向我展示的原型机并没有加入眼球追踪功能,而只是使用了Oculus Rift内置的追踪功能,以追踪用户的头部位置和方向。


Varjo计划增加追踪用户眼球的功能,这项功能想要运作良好可能比较困难。Dartmouth的研究助理教授Emily Cooper的研究方向是三维视觉,她指出,眼球追踪难以校准,且无法保持一致。其中一个原因是,虽然我们可能会反复看同一个位置的同一个物体,但这可能由视网膜的不同部分来完成,导致眼部追踪器无法完成追踪。


Cooper说:“要记住,人们的视觉并不完美。这一点可能对’凝视点渲染’技术有益,也可能产生其他阻碍。”




上一篇:一款预测罪犯评估软件竟然存在… 下一篇:看人工智能Agent如何协作…




推荐文章:

英特尔另辟蹊径,用硅材料打造量子计算机!深度学习模仿巴赫清唱曲,可以假乱真美空军成功测试IBM最新仿人脑芯片,以超低能耗识别俄罗斯坦克精度高达95%|独家即围棋之后,扑克又被人工智能攻陷最新量子计算机单价1500万美金成功出售,但仍遭遇科学家质疑|独家下一代AI家庭助手将拥有可视化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