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能源的论文为何成为科学家的众矢之的?


6月19日,一篇非常有影响力的论文成为了一些著名研究人员的众矢之的。该论文提出,到2055年,风能、太阳能、水电即可满足大部分国家的能源需求,研究人员认为该论文所包含的一些模型设计上的错误以及一些不合理的假设会扰乱公共秩序,甚至影响政府的支出决策。


具体的反驳意见刊登在了《美国科学院学报》上,而非常巧的是,受到指责的这篇论文的原文于2015年同样刊登在此期刊上。20多位研究人员表示,他们不得不采取行动,因为原作者拒绝做出某些必要的更正,而且论文的观点正在误导各州和联邦进行政治决策。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能源政策研究者大卫·维克多表示,最让人担心的是,立法将授权通过某些计划的实施,而实际上这些计划是现有技术和定价达不到的,这将会导致“大范围的过度期望”以及“资源的过度分配”。这篇批评论文的一位合著者也认为,“这不仅仅对经济造成损害,还为未来的混乱埋下了祸根”。



指责声越来越大,论文的原作者随后做出了回应,该论文的首席作者、斯坦福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学教授马克·雅各布森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说道,这些批评并没有清楚地理解他们的研究,而且他们提出批评是为了支持论文所未提及的能源技术。


 “这些研究者之中,不是核拥护者,就是碳汇或化石燃料的拥护者,”雅各布森教授说,“对于我们真正关注的一些现实问题,这些批评者并不感冒,所以他们总是试图贬低我们的工作。”在论文中,雅各布森以及他的合作者提出了“电网可靠性的低成本解决方案”,该理论认为,美国的能源系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例如氢能或地热系统,将风能、太阳能和水电几乎全部转换为紧密结合的区域电网。除此之外,这篇文章还提出,该系统可以在不使用天然气,核能、生物燃料和二次蓄电池的情况下实现。


除了其他的批评之外,6月19日发表的反驳意见还提出,雅各布森及其合伙人极大地误判了可用的水力发电量,并且严重地低估了大型地热储能系统的安装和整合费用。批评者之一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可再生及适应能源实验室主任丹尼尔·卡门说:“论文作者做的事情让人匪夷所思,他们认为美国的水电能源是随时可以交换的。就好像华盛顿的一大部分能源能够通过河流即时输送到乔治亚州进行使用一样。”


但在最近的一封邮件中,雅各布森依然坚信着论文中的每个观点,并称:“我们的论文里不存在任何错误。”一些分析模型(包括丹尼尔·卡门所提出的模型)认为,美国确实可以向100%零排放的能源技术转型。不过能源研究人员认为,这一想法的基础在于它需要利用现有几乎一切的主流技术,还要实现对另20%新技术的过渡,不然仅仅使用现有技术会使得开销过高,难以负担。其中一个关键的缺陷就是电网储备,它应该能够在风能和太阳能不可用的情况下,能够长时间高效地为广大地区供电。


各界政要和宣传人士都拥护雅各布森的观点。早在2015年论文发表之前,雅各布森就提出了一个50年计划,该计划主张在本世纪中叶,实现100%的能源可再生,他认为这项计划有利于帮助纽约和加州制定法律,要求2030年前实现50%能源可再生。


不止如此,雅各布森还组建了一个清洁能源组织,名为Solutions Project,其董事会成员包括演员兼活动家马克·鲁法洛(曾出演《绿巨人》)以及评论员范·琼斯。4月下旬,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英国《卫报》上与雅各布森共同撰写了一篇文章,其中着重介绍了50年计划的研究内容,并大肆鼓吹美国将提出于2050年实现100%能源可再生的法案。


反驳者则很快提出意见强调,尽快减少排放确实是一个关键的目标,但关键在于,如果基于错误的假设或错误的计算,那么实现目标的路将是错误的。除此之外,反驳者认为,上文提到的行动仅仅是等待送审的政治意愿,而不需要实现困难的技术突破和大量的成本削减,这些观点都严重误导了公共言论。


如此发展,很有可能导致公共资源用于错误的技术方向,并低估了仍需发展的研发领域,从而有可能失去了最终要达到既定目标的必要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核电厂的加速“退役”,将使清洁能源转型变得越来越难困难。虽然一些利益集团一直反对核技术,但许多研究人员认为,核能应是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是唯一的主要零排放源,并且不会受到太阳能和风能的影响。


 “能源问题非常复杂,让人难以理解,雅各布森的解决方案虽然简单,但是它实实在在吸引了很多找不到方法解决这些复杂问题的人的关注,”前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副主任、另一位论文合作者简·隆说道,“所以说,让雅各布森来到公共视野是非常必要的。”


Vibrant Clean Energ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前国家海洋和大气局(NOAA)研究员克里斯托弗·克拉克表达了对雅各布森的指责,他不认为他们对化石燃料和核能是过于迷信。抱有反驳意见的21位参与者都是来自包括卡内基梅隆大学、卡内基科学院、布鲁金斯学会和雅各布森所在的斯坦福大学在内的著名机构的能源、政策、储存和气候方面的研究人员。


克拉克说,他曾主动核查了论文的同行审议过程,因为他觉得论文早期的一些观点是错误的,并且作者还拒绝修改。他发现,整个同行审议过程大概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且接受了编辑委员会的两次审阅。他说:“这篇论文之所以被通过,是因为我们坚信它所提到的美好愿景终将被我们实现,而我们更想知道的是,出路究竟在何方。”




上一篇:加州喊话特朗普:投资清洁能源… 下一篇:瑞士投票淘汰核电,“能源战略…




推荐文章:

不用接触无需拆除就能测量辐射,科学家又出新招美国科学家们快疯了,特朗普提名的新能源部长曾欲取缔能源部人类向终极能源又迈进一步,MIT核聚变实验堆创纪录突破机械手臂将“体感”直接送至大脑2016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五大清洁能源技术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太阳,会成为廉价氢能源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