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又有两人死亡,癌症免疫疗法事故连连


上个月,在一个颇有成效的新型癌症治疗临床实验中,两位病人不幸身亡,这让人们对这种利用自身免疫细胞击退癌症的药物的疗效产生了怀疑。


▲  西雅图朱诺治疗中心的CEO  Hans Bishop,该公司上星期又有两位病人在一种最前沿的癌症临床治疗实验中死亡


在两位患有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患者在临床治疗期间死亡事件发生后,主导该实验的西雅图朱诺治疗中心在感恩节(11月24日)后宣布暂停该药物的人体实验。今年早些时候,也有三位病人死于同样的药物治疗实验。但开发类似疗法的其他研究者都在推动该药物进行更多实验,它确实为一些患有致命癌症的患者提供了之前难以想象的希望。


这一被称作CAR-T的疗法是指,从患者自身取出一些T细胞,在体外对它们进行基因工程改造,让它具备识别并攻击癌症细胞的功能;然后再把改造过的T细胞注射回患者体内。一旦这种疗法被美国食品药物监管局(FDA)批准,将为一些采用目前治疗手段基本无效的癌症患者带来生的希望


目前,凯特制药公司针对非霍奇金式淋巴瘤的CAR-T疗法是最前沿的,去年该公司承认,一位病人于治疗期间去世,不过他们声称该患者的死与治疗过程并无关联。与此同时,针对患有特定类型的淋巴瘤的患者,诺华公司正在推进一种前沿的CAR-T疗法。


虽然这一类疗法源于目前最尖端的癌症治疗研究,但它们都有众所周知的毒副作用,在国家癌症研究中心和宾夕法尼亚大学,也有参与T细胞实验的患者死亡的记录。


尽管如此,还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该疗法确实有效。“关于CAR-T细胞产物的重要一点就是它确实管用,并且疗效非常好,” Living制药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Ronald Dudek说道,该公司正在进行早期阶段的CAR-T研究。Dudek在2013~2014年曾任朱诺公司商业策划副总裁。


问题是经过改造的 T 细胞有过度刺激免疫系统的可能,这会引发“细胞激素释放症候群” (出现高烧、肺部充血与血压剧降等严重副作用),这是常见的像CAR-T这样的免疫疗法的副作用之一。但是在朱诺实验中引发5位病人死亡的却是另外一种情况——脑水肿或大脑肿胀。在其他CAR-T疗效的实验中,神经方面的副作用也出现过,但持续时间都很短。


Terry Fry是国家癌症研究中心的一名儿科医生,目前正在研究一种CAR-T疗法。他声称,CAR-T疗法为那些面对癌症几乎没有胜算的病人带来了“游戏规则改变”的希望。但他也承认,科学家还并不完全清楚该疗法到底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以及为什么有些病人会产生诸如神经中毒之类的严重副作用。虽然一些病人在接受了CAR-T疗法后病情得到了显著缓解,但研究进程还是因为最近发生在朱诺治疗中心的死亡病例而暂停。


“虽然大部分参与该疗法的病人并没有其他更好的治疗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的该疗法的毒副作用是可以被接受的”,Fry说。


凯特制药的研发部门首席卫生主管兼执行总裁DavidChang声称,CAR-T疗法中的死亡病例可能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而并非“一枪致命”。他说,朱诺实验中的成年病人患有一种进攻型癌症,因为他们处于癌症晚期,所以更容易产生不良反应。该疗法使用的设备的操作环境也会改变再次注入人体的T细胞的相关状态。


Dudek称,在朱诺实验中的意外死亡导致有人开始游说FDA授权一些最新并且安全的CAR-T疗法,对此他并不感到惊讶。例如,德克萨斯州Bellicum制药公司最新研发的一种带有“关断”分子的CAR-T疗法,如果病人有严重的不良反应,就可以服用一片可以将该分子激活的药物,停止治疗。


在上周与投资者的一次电话会议中,朱诺公司CEOHans Bishop称尽管最近的几次死亡病例,该公司还是计划在 2018 年推出首个CAR-T疗法。目前还不确定朱诺是否会完全放弃有问题的那个实验而重点研究其他临床CAR-T疗法。朱诺公司也正在研究针对淋巴瘤和血癌的CAR-T疗法。


许多专家建议FDA在批准该疗法之前应收集更多相关数据,今年早些时候,有关机构建议建立一个供研究人员查看的安全性数据库。《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也联系了有关方面负责人,他们表示相关的数据库还在建设中。





上一篇:Alphabet祭出细菌武器… 下一篇:奥巴马科学顾问:CRISPR…




推荐文章:

为何我们担忧“世界最富有医生”成为特朗普的左膀右臂美国又有两人死亡,癌症免疫疗法事故连连Alphabet祭出细菌武器,对人类最大杀手宣战可注射柔性网状脑电极,有望治疗帕金森症2016年所有关于基因治疗你该知道的事新型RNA喷雾可直接干扰植物基因,实现抗病毒性